马胜强洮砚工作室

全国咨询热线:13119315518

马胜强工作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洮砚文化 >

铁城史考

字号:T|T
文章出处:未知责任编辑:马胜强工作室人气:发表时间:2015-09-23 22:43

包孝祖
今岷县政区内,铁城是一个很著名的历史地理名词。除了可以涵盖今岷县地域的“临洮”、“赤水”、“岷州”这几个历史地理概念,其次就要数“铁城”了。本文对具有建置意义的铁城历史沿革做以考察,故曰铁城史考。
一、北宋之铁城
关于铁城的历史记载,首见于北宋时期。北宋有关铁城的记载,与吐蕃唃厮啰政权大将鬼章密不可分、伴随始终。
北宋熙宁十年(1077)正月戊子,熙河路经略司奏报:
“洮东安抚司言,鬼章结连南北诸羌入寇岷州城寨,占据铁城,诱胁青唐等族,日夕摇动,已有附贼者。崇仪副使、知岷州种谔与东头供奉官、走马承受康识计议,十一月辛巳帅兵赴和尔川寨,翌日至铁城,遇贼,斩首八百八十二级,及杀宗哥首领等。本司勘会鬼章引宗哥之兵,驱胁熟羌,深入寇边,赖包顺、马忠密请出兵,谔、识能用其言,将佐协力,迎击取胜”。[①]
这是熙宁九年(1076)十一月的事,也是有关铁城记载的首次出现。鬼章入寇岷州,便以铁城为据点。既然铁城在熙宁时期已经是鬼章入侵岷州的据点,那么,在熙宁之前、岷州尚未收复的唃厮啰统治时期,铁城已经存在,这是毋庸置疑的了。
取得了熙宁九年十一月的战斗胜利,北宋岷州政府意识到了铁城重要的战略意义,便设置了铁城堡。《长编》卷二百八十三载:“是月(熙宁十年六月),置岷州铁城堡。” [②]《宋史·地理志》、《元丰九域志》均载,铁城堡,熙宁十年置。
至此,铁城由原唃厮啰政权的一个据点,变为北宋岷州政府的一个正规建置机构,成为岷州直辖的三堡之一(另有遮阳堡、姑藏堡)。
熙宁十年(1077)冬,由于鬼章的臣服进贡,北宋朝廷授予鬼章廓州刺史的荣誉。
鬼章阳奉阴违,一边称臣,一边暗中经营着“收复失地”的活动。到元祐二年(1087),由于北宋边将的懈怠和朝廷安边政策的原因,鬼章已经实际控制了洮州,明目张胆地发起军事行动:四月,掳去管理洮州吐蕃的归宋的“西蕃王子”赵醇忠(唃厮啰之孙巴毡角),杀归附边民数千人;修洮州南、北二城,北城在常家山(今临潭县冶力关镇),南城即铁城。
鬼章修筑的铁城,周长七百步(约一千米),建有楼橹(瞭望台)七座。铁城因被鬼章称为洮州,故在北宋人的诗文中,也随之运用了“洮州”这一称谓。今存岷县博物馆的北宋《平洮州诗碑》,就是为破铁城、平鬼章而立的。但是应该明确,这个“洮州”,并非北宋的建置,仅是时人借用的一个地理名词。
元祐二年(1087)五月初二日,鬼章又领兵数万,围河州南川寨,烧毁房舍二万五千区,发掘窖粮三万斛。更为严重的是,鬼章又导引夏人数万,攻定西城,杀守城督监吴猛而去。
西北吃紧,北宋面临严重威胁。七月三日,军器监丞游师雄受命抵达煕河路,“便宜行事”,专门督办、部署破鬼章事宜。八月中旬,游师雄督促煕河路统帅刘舜卿出兵,刘犹豫不决。商议三日之后,刘舜卿同意出兵。游师雄以岷州知州、洮东安抚种谊所帅禁军为主力,以地方豪绅、洮东钤辖包顺部作为前锋,部署了破鬼章的作战计划。
游师雄在京城领命之初,就请求朝廷慰劳包顺等人。到达煕河路之后,又上奏请求赏赐包顺等人财物,显示了其对地方力量的重视、对煕河路军情的十分熟悉。包顺熙宁四年(1071)率部十二万口归附,奠定北宋熙河开边基业。后定居岷州,任青唐一带并岷洮等州蕃部都巡检使,加刺史、防御使、四方馆使等衔。宋神宗亲自接见慰劳,誉其“秉心忠义,前后战功为一路属羌之最”,并破例以南郊赦书封赠其父母、封其妻。包顺的实力与威望,在煕河路地方豪绅中,无出其右者,是北宋政府在煕河路的顶梁之柱,故游师雄对其十分重视。
八月十八日,种谊、包顺各率禁军、蕃兵,冒着瓢泼大雨,在岷州城西北而上,夜抵铁城附近的青藏峡(在今临潭县境)。次日清晨,雨住天晴,铁城被弥漫的大雾包裹,种谊、包顺在杀声震天中登上铁城,苍颜白发的鬼章被擒到二人眼前。种谊戏问鬼章,别来无恙乎?鬼章仰天喟叹:苍天不使我复故土,命也!
这是北宋元祐二年(1087)的八月十九日。这一天注定要被载入史册。
擒获鬼章,朝野震动。青唐阿里骨政权连接夏人、企图“收复失地”、“以熙、河、岷三州还西蕃,兰州、定西城还夏国”的希望破灭。北宋朝廷为处置鬼章,进行了多次反复讨论。在苏轼等人的力主下,鬼章活命,被置于秦州关押,后死于秦州。朝廷令秦州焚其骨,送骨灰于青唐政权领导人阿里骨。
铁城一战,鬼章大军覆灭。阿里骨政权的军事力量遭到重创,煕河洮岷安定多年。史载当时的战斗情况如此:
士皆鏖斗,呼声动天地,一鼓破之,擒鬼章及其大首领九人,斩馘数千,获牛羊、器甲数万计。城中万余人,为官军所蹙,入洮水而死者几半。师雄度官军必胜,前命工为槛车,至是,缚鬼章以献。夏人闻之,即日举军遁去。捷书闻,宰臣、百官表贺于延和殿……[③]
时人张舜民为游师雄所作《游公墓志铭》叙述战况如此:
擒鬼章及大首领九人,斩首一千七百级,余众奔溃溺死者数千人,洮水为之不流,遗铠仗刍粮数万。[④]
铁城,因擒获鬼章而著名于此时。此役,被宋人称之为“元祐神功”。
二、金朝之铁城
    南宋绍兴元年、金天会九年(1131),今岷县境被金人占领,金改岷州为祐州。宋移岷州州治于长道县白石镇(今西和县汉源镇)。
金人设立临洮府洮州铁城堡[⑤],辖区以铁城为中心,涉及今岷县西北部与临潭、卓尼的交界地区。此后,宋、金虽时战时和,但金铁城(堡)、宋祐川(县)的建置、分界一直未变,直至金亡。
三、元、明之铁城
元代的地方建置,因资料所限,新、旧元史所载阙失较多,编排混乱,难以详考。但从仅存的片言只语来看,元代初期,今岷县境大部属巩昌路便宜都总帅府岷州所辖,北部局部属巩昌路便宜都总帅府临洮府铁州所辖。此“铁州”,无疑是金临洮府洮州铁城堡的演变。
至元七年(1270),岷州归脱思麻路宣慰司都元帅府管辖。《新元史·地理志》脱思麻路宣慰司都元帅府,辖安西州(《元史》:至元七年,并洮州入安西州)、岷州、铁州、礼店文州蒙古汉儿军民元帅府。虽然“铁州”下注“沿革阙”,但是仍然可以从其名推知,此“铁州”,同样是沿袭了元代初期的临洮府的铁州。
明洪武四年(1371),今岷县境分别立陕西都司河州卫岷州千户所、陕西都司河州卫铁城千户所。铁城的建置地位,再一次和岷州平行并列。
明洪武十一年(1378),鉴于岷州的地理位置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岷州千户所从河州卫划出,升格设立为岷州卫。铁城千户所被废,并入于岷州卫所辖的左、中所。康熙《岷州志·舆地》载有明代散布于原铁城辖区的左所屯寨和中所屯寨十多处[⑥],即是证明。作为正规建置的铁城(堡、州、所),就此消失,不见于史籍记载。作为地名的铁城,则一直沿袭下来,直至今日。
四、铁城地望辨误
作为古遗址的铁城,也就是北宋擒获鬼章处,在今岷县维新乡元山村。康熙《岷州志》载:“铁城:古址在城西北九十五里。吐蕃鬼章宜结所居。宋熙宁中,州守种谊破鬼章于此。”[⑦] 光绪《岷州续志采访录》载:“铁城:宋鬼章青宜结所居。守将种谊破鬼章于此,在城西北九十里之元山坪。”[⑧]
清初、清末的这两部方志,已经非常清楚地肯定了铁城的地望所在,再加上当代尚有遗存的铁城遗址、流传至今的民间口碑称谓,铁城的地望在今岷县维新乡,应该是铁定的了。
然而,一些当代著名学者,对铁城的地望,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令人遗憾。
《中国历史地图集》是吴晗应毛泽东读史之需而组织国内顶级专家编纂的一部权威工具书,由历史地理学的泰斗级人物谭其骧主编。铁城在今岷县的西北角,紧邻洮河,该书却将铁城的位置标识在梅川镇东北的木寨岭一带,与北宋岷州遮阳堡(在今漳县大草滩乡)相邻,而与真正的铁城遗址东西相反,间距约百里[⑨]。
甘肃著名历史学者陈守忠,在《中国历史地图集》的基础上,将铁城继续东移。其《北宋时期分布于秦陇地区的吐蕃各部族及其居地考》一文认为,铁城在今岷县蒲麻镇附近:“州东八十里的铁城堡(在今岷县蒲麻镇附近)有瓜家、贝斯结、罗斯等三族,亦同时内附。”[⑩]这已与铁城遗址相去约二百里。
甘肃著名学者赵逵夫,又将北宋岷州铁城堡继续移动,指释在今漳县石川:“熙宁十年(1077年)十月置岷州铁城堡(今漳县石川)。” [11]这已距铁城遗址在二百里以外了。
刘建丽教授是研究宋代西北吐蕃的权威之一,她也认为北宋铁城堡在今“岷县东北80里”[12]。
以上种种误说,大约都是受了《元丰九域志》所载“铁城:州东八十里”的误导,而没有实际考察、乃至向地方人士稍微打听一下,否则,是不会出现如此的低级错误的。
(原载作者史学文集《游心集——陇右史地研究》,中国文史出版社2004年7月版)
【作者简介】包孝祖,岷县茶埠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学术委员,甘肃省民协会员,陇中画院、定西市书画院画师,岷县书协名誉主席,甘肃岷州师范学院特邀研究员。
 1982年4月起公开发表文学作品,著有诗集《爱的风景》《凝眸》、散文集《守望集》等,名列“建国以来甘肃诗人名录”。另撰有非遗保护乡土教材《岷县花儿》、《中国》(甘肃文化出版社出版)。系岷县第一个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入选省级、国家级展览并获奖,被国家奥组委、骊靬书法走廊、广东观音山公园等收藏、刻碑,书法学术文章连获两届甘肃书法张芝奖二等奖、两次入选全国书学讨论会并或中国书法通讯报二等奖。
供职岷县教体局,为《岷县志》专职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