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胜强洮砚工作室

全国咨询热线:13119315518

马胜强工作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洮砚文化 >

张舜民寓岷年代考

字号:T|T
文章出处:未知责任编辑:马胜强工作室人气:发表时间:2015-09-23 22:44

关于北宋名臣、诗人、书画家张舜民寓居岷州的记载,见于四部地方志书:《岷州卫志》、《岷州志》、《岷州续志》和《岷县志》。
康熙二十六年《岷州卫志》(下称《卫志》),在其“隐逸流寓”条,惟录张舜民的事迹:
……惟宋张舜民,字芸叟,号浮休居士,邠州人,举进士第,为崇乐令……元祐初……擢监察御史。坐论仲冯使夏国诋文潞公,再迁监鼓院。……隆兴间,寻提刑陕右,驻军宕州城钦化院,因统制惠道,镇抚边土,假馆是院如衙门,以法堂为厅,香积厨为厩,廊庑、厨舍、云堂、二门为茶资库,僧房山场园为士卒燕息之所,惟存佛堂。后见本卫遮阳山明丽,终日徜徉,题咏殆徧,犹流连不忍去。其篇章写于岷者,不可殚述,如《水磨赋》、《玉堂诗》皆著作之佳者。……[1]
康熙四十一年《岷州志》(下称《州志》),在其第十四卷“宦迹”之“提刑”条下,收录了张舜民的事迹,基本照录了《卫志》的内容:
……隆兴间提刑陕右,驻宕州城钦化院。因统制惠道镇抚边土,假馆是院,开置市国马如衙门,以法堂为厅,香积厨为厩,廊庑厨舍云堂二门为茶资库,僧房山场园为士卒燕息之所,惟存佛堂。公厌苦之,后见本卫遮阳山明丽,终日徜徉,题咏殆遍。[2]
又,《州志》“山水”条:
芸叟洞:在城东北一百二十里,遮阳铺之西南。张舜民游憩于此,题其额曰:“芸叟”。有溪绕其旁,镌题咏于石上,惟“西溪东汇裹石门”数字及“元祐年月日” 字可读,余皆漫灭。
又有:
遮阳山:在城东北一百二十里。山峰峭立,苍翠如画,日出为山所蔽,故名。宋张舜民尝游于此,一名张山。
夷门山:在城东北一百二十里遮阳山之右,俗名大王洞,张舜民题曰“夷门”[3]。
由清末岷州学者陈如平编纂的《岷州续志采访录》[4](下称《续志》),没有专门记载张舜民的条目。但在其“山水”篇中,有关于张舜民的片断记载,基本承袭了《州志》“山水”的相关内容。
“遮阳山”条:
   ……上有芸叟洞,宋张舜民尝游憩于此,题其洞曰“芸叟”。镌题咏石之上,年久漫灭,尚有“西溪东汇裹石门”七字,及元祐年月字可辨识也。
“夷门山”条:
        在遮阳之右,俗名太王洞。张舜民题曰“夷门”,其西有“千丈潭”,亦舜民题名。
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年5月出版的《岷县志》(以下简称《县志》),在其第十九篇《政权》之《秦至宋元部分主岷职官表》[5]中,最后一栏列有张舜民,内容为:
任职年代:宋孝宗隆兴间(1163—1164)
官    职:陕右提刑
姓    名:张舜民
籍    贯:邠州
出    身:进士第
备    注:襄乐令、监察御史校理通判州事御史、陕右提刑(驻宕州城)
看得出,《县志》的这一内容,也是承袭了《卫志》、《州志》的说法。
除此四部方志之外,在其他相关书籍文献之中,尚未见到有关张舜民寓居岷州的明确记载。但是,遮阳山的“芸叟”二字,现在依然存在,笔者也曾亲眼目睹。且,三百年前的《岷州志》编者、一百年前的陈如平都曾亲眼见到“尚有‘西溪东汇裹石门’七字,及元祐年月字可辨识也。”
那么,张舜民是到过岷州的,这个大前提是可以明确肯定的了。
接下来,我们要提出的问题是,张舜民是何时到岷州的?
《卫志》、《州志》均载:“(张舜民)隆兴间提刑陕右,驻宕州城钦化院。……后见本卫遮阳山明丽,终日徜徉,题咏殆遍。”
《岷县志》也认为是“宋孝宗隆兴间(1163—1164)”。
而《州志》、《续志》又均曰:“尚有‘西溪东汇裹石门’七字,及元祐年月字可辨识也。”《续志》编纂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也就是说,陈如平在一百年前,还见到遮阳山张舜民留下的题刻年月是“元祐年”。
四种方志,两种说法。三种官修方志是一种提法:“隆兴间”;《州志》、《续志》又有“惟‘西溪东汇裹石门’数字及‘元祐年月日’字可读”的题刻记载,显然又是“元祐年”!这就是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所在。
隆兴,是南宋孝宗赵眘的第一个年号,时限为1163―1164年,共两年。其时,历靖康之变、宋廷南渡已三十六年。元祐,是北宋哲宗赵煦的第一个年号,时限为1086—1093年,共九年。元祐早于隆兴整整七十年,基本上是一个人的一生。
两种说法,孰是孰非?
关于张舜民的生卒年月,各种史籍(包括《宋史·张舜民列传》)无载。那么,就先从他的生平事迹入手。
《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张舜民”条载有:“治平进士,为襄乐令。……元丰四年(1081),从高遵裕攻西夏……司马光当政时赦还,荐为监察御史……徽宗初,召为右谏议大夫……坐元祐党人,谪楚州团练副使,商州安置。后复为集贤殿修撰。……”[6]
治平进士,这是张舜民的人生起点。治平为宋英宗的唯一年号,仅历四年,但却开考进士两科,分别为二年的乙巳科、四年的丁未科。但《中国历史大辞典》并未指明张舜民登第是哪一年。宋人王明清的笔记集《挥麈录》,载有时人朱希真讲的有关张舜民的一件事,有“张芸叟治平初以英宗谅暗榜赴春试,……及榜出,乃居第四”[7]之语。由此可知,张舜民中进士是“治平初”,而且我们还知道了他中了进士第四名。张舜民本人此后也曾自豪地赋诗:“忆昔居上庠,忝出流辈前。赋就千金直,诗成万口传。”[8] 治平年号仅四年,治平四年当然不能说是“治平初”了。因此,张舜民中进士的时间,为治平二年(1065),是无疑的了。
中国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要中进士科,一般都在二十岁以后。二十岁前中的也有,但寥若晨星。从治平二年(1065),到隆兴间(1163—1164),时间差为98年。将张舜民算作神童,假设他十岁中进士,到隆兴元年,已是108岁的人了,还能来岷州做什么“陕右提刑”吗?!
又按,《中国人名大辞典》“张舜民”条:
<宋>邠州人,字芸叟,自号浮休居士,又号矴斋。第进士,为襄崇令。元祐初以司马光荐,召为监察御史。累擢礼部侍郎。坐元祐党,商州安置。舜民慷慨喜论事,嗜画,题评精确。为文豪迈有理致,尤长于诗。……[9]
“元祐初”就已“以司马光荐,召为监察御史”,看来这是无疑的了。
《岷州卫志》也说:
举进士第,为崇乐令……元祐初……擢监察御史。坐论仲冯使夏国诋文潞公,再迁监鼓院。……隆兴间,寻提刑陕右。
从元祐初(元祐年限为1086—1093,司马光去世于1086年,故这里的“元祐初”只能定为1086年),到隆兴(1163—1164)间,也已有77年。元祐初,已在庙堂之上做监察御史,那么,不会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吧?算作二十岁。况且,此前还有举进士后作县令、攻西夏、因作诗遭贬谪的一段时间。到隆兴年间,早已过了一百岁。
因此,所谓张舜民“隆兴间提刑陕右”这一荒诞的说法,已不攻自破。明显是误记,或人云亦云的妄谈。
那么,遮阳山题刻所记“元祐年”是否属实?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应从张舜民在“元祐年”是否有机会、或有条件来岷州入手。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二载元祐二年(1087)六月甲午日事:“承议郎、秘阁校理张舜民通判虢州(原注:政目十二日事。三年闰十二月六日,改秦凤提刑。)”据此可知:张舜民是在元祐三年(1088)闰十二月六日,被任命为秦凤路提刑的。
南宋皇族宰相赵汝愚,根据自己收集的北宋朝臣奏疏,编辑了一部一百五十卷的《皇朝名臣奏议》,是今天研究宋史的最为直接、有力的史料之一。其中选有张舜民的六道奏疏,与元祐年号和岷州有关的有四疏:
一、《上哲宗乞罢中慜造寺》(原注:元祐元年八月上,时为右司员外郎);
二、《上哲宗乞追赠张载》(原注:元祐四年上,时为秦凤路提点刑狱);
三、《上哲宗乞留范纯仁》(原注:元祐八年十二月上,时为左司员外郎);
四、《上哲宗请内外臣僚各举堪任将帅者》(原注:绍圣三年三月上,时为陕西路运使)。
由上可知:元祐四年(1089),张舜民正在“秦凤路提点刑狱”的任上。此与《长编》的记载可互相印证。
又按,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十九载:“元祐三年(1088),闰十二月,丙午,承议郎、秘阁校理、权通判虢州张舜民提点秦凤路刑狱。”
这就是所谓张舜民“提刑陕右”之时。
秦凤路是熙宁五年(1072)北宋政府将原陕西路分为永兴军、秦凤二路而成的,其建制范围前后变化较大。岷州虽然长期隶属于熙河路管辖,但因熙河路长期未设置转运使和提点刑狱的职官,相关事务一直由秦凤路代管,故秦凤路提刑又被称为“秦凤等路提点刑狱”。所以,张舜民来岷州巡视或处理相关事务,也是顺理成章的。
当时的“路”,大体上相当于现在的省级行政区域。初(至道三年),北宋中央政府分全国为十五路;熙宁七年,全国为二十三路,元丰八年颁行的《元丰九域志》,即依此而制。后虽屡有增减(最多曾至二十四路),但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卫志》将张舜民列入“隐逸流寓”条,是恰当的。《州志》将其列入“宦迹”,则有夸饰之嫌(同时被列入的王韶,也并未任职于岷州)。而《岷县志》则直接将张舜民列入“主岷职官表”,更无从谈起。张舜民当时任秦凤等路提点刑狱(州的上一级行政首长),并未担任岷州的什么职务,何谈“主岷”?
“主岷职官表”所列的“官职:陕右提刑”这一提法,也不够严谨。因为北宋政府其时并没有叫做“陕右”的这么一个行政区域,这只是一个俗称,如同文艺影视类作品所称的“大宋提刑官”之类。
   岷州方志关于张舜民的这一错误记载,被人不断引用。朱丽霞女士在其《岷县藏传佛教兴衰之初探》一文中,就根据《岷州卫志》“隆兴间”的记载,称张舜民为“南宋名臣”[10];由杨海帆编著的《宕昌史话》,也据此认为“南宋孝宗时,张舜民提刑陕右,驻在宕州城……”云云[11]。
张舜民是一个直臣,诗书满腹,正气凛然,三进三出于朝廷。虽多次遭人排挤,终博得天下赞誉。至南宋绍兴元年,八月戊子,高宗下诏,“赠张舜民宝文阁直学士。”[12] 对于有关他的史料,我们应当重视。